新聞動態

首頁  >  新聞動態


2020年首場“教育者論壇”在上海金蘋果學校舉辦

      2020年1月11日,由上海市民辦中小學協會、”第一教育“新媒體、浦東新區教育局主辦的“教育者論壇”在上海市民辦金蘋果學校隆重舉辦,這是“教育者論壇”第十一季,走進上海金蘋果學校,在我們建校20周年之際,以“民辦教育的常青樹——金蘋果”為主題,上海金蘋果學校創辦人、亞龍集團董事長張文榮,上海復旦五浦匯實驗學校校長、復旦大學附屬中學特級教師黃玉峰,前女排國手、上海進才中學副校長李國君,《收獲》雜志副編審、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葉開紛紛登臺,帶來關于儒學、寫作、體育等不同風格的演說。

圖片.png

“儒家文化是幸福的文化,是對悅、樂的追求。教育的終極目標,是提高受教育者享受幸福的能力和素質。”

“寫作能力是打通各個學科、不同職業的通用能力,良好的語言運用更能有效提升一個人的專業素養。良好的寫作能力,讓你擁有更多機會突破職業局限的天花板,成為更好的自己。”

“做好人、讀好書、打好球,鎖定目標,向著人生的標桿直跑。”


圖片.png

國家督學、上海市民辦中小學協會常務副會長楊國順主持本次論壇


圖片.png

上海金蘋果學校創辦人、亞龍集團董事長張文榮


“個性強、特色優、國際化程度高。是金蘋果學校的辦學目標。辦學20年,金蘋果學校為一批又一批的學生播下家國情懷的種子,向全國各條戰線及海外輸送了一批又一批具有國際視野和競爭力的人才,張文榮說:“學生不能死讀書,我們要培養有用的人,特別是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張文榮特意提到了德育,“在學校里的德育中,我們要求學生學習法律,懂法、愛法、守法、尊法。如果一個人明白法律真正的含義,一輩子就不會走彎路、走錯路。

好習慣的培養也非常重要,張文榮還舉了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小例子,“比如家里物品的擺放,不管是創可貼還是指甲鉗等,一定要有序。我們想找東西的時候,一下就能找到。如果找不到,一次沒關系,兩次、十次、二十次……次數多了心情就會不好,可能會跟家人吵架,傷了和氣。”因此,在學生在學習中,就要養成有序、有計劃的習慣。

張文榮說,從金蘋果學校畢業的每個學生,除了畢業證書,還有一本身體健康證書、一本心理健康證書、一本演講證書,“我們不僅要求學生把書讀好,還要了解社會,擁有在機會到來之時,把握機會、充分展示自己的能力。

在這樣的培養模式下,金蘋果學校的初中部市區重點率約90%,高中部本科達線率87.5%;國際部99%的學生入讀世界top100名校。


圖片.png

前女排國手、上海進才中學副校長李國君

作為進才中學的副校長,李國君也對從金蘋果學校考進進才中學的優秀學生給予肯定,“進才,進來的是人才,出去的是國家棟梁之才。”李國君說,教育,更重要的是做人。她結合自己打球、從教的經歷,向大家講述了一個做好人、讀好書、打好球的故事。


在李國君的兒童時代,女排精神已經傳遍全國,“女排精神就是永不言敗,永不言棄的精神。我在參加市體校的選拔時,并沒有被看好,但在上場前,我默默記下了二傳手的名字。輪到我出場時,我能叫出她的名字,就有了更多扣球的機會、更多表現的機會。我知道,我最終能夠入選,并不是因為自己的條件有多好,而是教練認為我的作風硬朗、意志品質頑強

高三畢業后,李國君并沒有被選入上海隊,不過憑借體育上的20分加分,復旦大學的法律系錄取了她,學校老師還跟李國君的父母開玩笑說:“國君碼子大,坐在法官席上肯定能鎮得住。”但李國君并沒有放棄自己的排球夢,她想北上解放軍八一隊尋找機會。上海隊得知了這個消息后,又給了她一個星期的試訓機會。“我當時就想,肯定是男排的技術比我們好,我就去找男排的隊員沈富麟、鞠根寅,他們后來都是上海男排的教練,以勞動換勞動,我幫他們洗衣服,他們教我打球”李國君最終留了下來,但她只能穿“13號”隊服,是隊里替補的替補。

第五屆全運會模擬賽,李國君與上海隊一起去了杭州,在一場比賽上海隊以0比2落后時,她主動向教練請戰。“第一次教練沒有理我,過了一會我就第二次請戰,教練看了我一眼,我心想,這次他有反應了,我有機會。隨后我去拿了換人的牌子,第三次問教練‘好調我了吧?’我終于得到了上場的機會,那場比賽,我們隊也以3比2反敗為勝。”李國君回憶說,如果沒有那場比賽的三番兩次請戰,她也不會得到隨后去國家青年隊集訓的機會。

1983年,李國君參加國家青年隊的選拔,28人中只有12人能夠留下,身高1.81米的她是倒數第二矮的,“我知道自己一直在被淘汰的邊緣,條件好的隊員可能會沾沾自喜,但不進步就是倒退,我只能加倍努力,比別人練得更多,最終我留了下來,并一路走到國家隊。”

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后,李國君因傷退役,回到上海后投身教育事業,“我一直認為德智體美勞的培養非常重要,體育、藝術往往為學生的交流搭建平臺。人聚在一起只能叫聚會,但心在一起,才是一個團隊。團隊建設,在體育、藝術方面更能充分展現合作精神。”李國君說。


圖片.png

《收獲》雜志副編審、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葉開

在葉開看來,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更需具備一定的寫作能力,“寫作能力是打通各個學科、不同職業的通用能力,良好的語言運用更能有效提升一個人的專業素養。良好的寫作能力,讓你擁有更多機會突破職業局限的天花板,成為更好的自己。”


想提升寫作能力,就要進行行之有效的訓練,葉開說:“在語文教育中,無論小學還是高中,學校里教授更多的是應用文寫作,但我通過長期研究和實踐發現,在學生的6歲~10歲階段處于幻想期,這個時期的孩子更適合閱讀幻想類作品,進行虛構類寫作;10歲~14歲是探索期,這時候適合閱讀的是探索類作品;14歲~18歲,我稱之為人生中的邏輯期,經過前面幾年的訓練后,這一階段的孩子有一定的邏輯思維能力,經過有效的訓練,不管寫論文還是寫各種各樣的應用文,都能一通百通。在不同時期進行不同類型的閱讀、寫作訓練,學生的學習效率會更高。”葉開說,日常最基本的訓練,就是寫日記。 

葉開介向大家紹了自己的一位學生的故事,“我在教學生們寫作時,會要求他們先起一個筆名,增強儀式感。有位筆名“梅若南山”小朋友,在有效的深閱讀和寫作的激發下,經常能寫上萬字的文章,他現在讀七年級,在校內寫出的作文,被全年級傳閱。我把虛構寫作稱之為高維寫作,一旦高維寫作體系建立好,寫校內五六百字的作文,就是進行降維寫作,只要不離題,得高分并不難。

而進行虛構寫作,還會有“虹吸效應”,葉開說,當一個孩子想寫一篇科幻小說,涉及到量子力學、暗物質這些問題的時候,他就會主動去找相關的資料查閱,吸收其中的知識,比被動學習更有效果。



圖片.png

上海復旦五浦匯實驗學校校長、復旦大學附屬中學特級教師黃玉峰

在論壇開始前,黃玉峰校長特意在金蘋果學校的校園里拍攝了一組照片,校園里“孩子就像玫瑰花蕾,有不同的花期。最后開的花,與最早開的花一樣美麗”這句話也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教育的終極目標,是提高受教育者享受幸福的能力和素質。而中國儒家文化是幸福的文化,是對悅、樂的追求。”黃玉峰說,“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人的成長就像春天一樣,萬物復蘇、欣欣向榮。幸福是教育的根本,識字是讀書之本、讀書是學習之本、積累是創新之本、接受是研究之本、循禮是處世之本,學校教育更重要是的是人生教育,不但要關心學生的今天,更要了解他們的昨天、關心他們的明天。”

“所謂‘君子養成’,一是表明教育的目的是為了培育君子,二是強調君子不是‘練’成的,而是自己‘養’成的。”黃玉峰說,“書法是一項重要的途徑,寫字可以培養耐心,頤養靜氣、陶冶性靈。”為了激勵學生的學習興趣,提高他們的成就感,學校每年都在校內舉辦書法作品展覽,黃玉峰每年都為錄取的學生親筆書寫錄取通知。

每年假期,黃玉峰親自帶領學生外出研學,并在途中鼓勵學生寫詩,在不斷的嘗試、練習中,很多學生能寫幾十句甚至上百句的長詩,“他們從中收獲了喜悅,收獲了自信。我認為教育的目的就是要讓人一輩子開心、幸福,要提高學生享受幸福的素質。”黃玉峰說。

圖片.png